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做了上司性奴的妻子
做了上司性奴的妻子
我的工作完成了,提前一天回到家,路过花店买了99朵玫瑰,想给老婆一个惊喜。

  我打开房门就见门口有一双男式皮鞋,一双高跟鞋,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皮鞋啊。走进客厅,发现沙发上凌乱的衣服,一条吊带袜在沙发的扶手上,我隐隐猜到了什么。侧耳倾听发现我们夫妻的卧室内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:嗯,嗯……这是老婆压抑的娇喘啊。

 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门前,发现门没有关严,走廊上有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和透明的丁字裤,这是结婚纪念日我送给她的礼物,平时做爱的时候让她穿还娇羞的拒绝,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心里有了怒意,不行我要看看是谁,是哪个王八蛋在玩我的娇嫩妻子啊。心在滴血,我悄悄的走过走廊,不对啊怎么这T恤看着这么眼熟呢?不对门口的皮鞋也好像见过。你压下心头的疑惑,凑近门缝向内张望。就看见燕燕跪在洁白的地毯上,脚上穿着红色的鱼嘴高跟鞋,这是婚礼前我亲手给她穿上的啊,记得当时左手捏着她的丝袜脚右手套在她的脚上时还关心道:跟这么高你习惯么?就见到燕燕一条腿光着,一条腿上穿着和沙发上一套的黑色吊带袜。撅着屁股,身体前倾,伏在两条长满汗毛的腿间,屁股不断的扭着。傻子也知道她在给那个男人口交啊,可怜平时和老婆做爱时怜惜她,不舍得让她口,仅有的几次也是强迫她口了几下,想着她的嘴疼就停下了,没有想到她这会给那个混蛋舔的这么用心。

  嘴里还不断的:唔、唔的作声。我不禁攥紧了拳头。心想往前探了探头,该死的,怎么也看不到她的情夫是谁。这是就听妻子娇声哀求:主人,奴舔的嘴巴都酸了啦,下面的贱逼痒得很,用您的又粗又长的大鸡吧插进奴的贱逼吧,嗯。好不好嘛?男人没有说话、我心里却开始发恨:妈的,平时草你的时候一点下流话也不舍得说,和你的奸夫就撒娇发嗲,真是下贱啊,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燕燕是个骚货呢?

  就见一只粗壮得手伸过来把燕子的头往下摁了摁,燕子什么也没有说、顺从的低下头又伏在了那双腿之间。身子起起伏伏的,就在我按耐不住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按在燕子的头上的那只手上的戒指,那是黄金的粗扁环状,上面镶嵌着一颗硕大的老坑冰种翡翠。我的心沉入了谷底。

  这个戒指很我很熟悉,记得当初就是这个戒指的主人给了自己一分不错的工作,就是这个人给了自己很高的薪水,就是这个人给了自己信任,让自己去开拓重要的市场,经常出差。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他对自己的重视,没有想到啊!!我心头一阵阵怒火上升,忍不住就要推门而进,叫破他俩的丑事。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,心头突然一凉,如果我进去怎么收场?我的工作丢了、燕子和他跑了,我怎么办?妻离子散?想到这里,我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。冷静了一会,注意力又回到了卧室里,听着娇妻燕燕嘴里压抑的呻吟。

  我转念一想,以前还没有见过燕燕这么淫荡过,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,往卧室看去,就见燕子雪白的臀部在纤细的腰部衬托下更显得硕大了。起起伏伏中我的弟弟开始充血,我这是怎么了,难道我是喜欢戴绿帽子的?下面涨得难受,手不禁拉开拉链把弟弟解放出来,手开始在上面套弄。这时男人站起来把燕子推开,燕燕疑惑的抬起头,眼神里充满了不解,还不由自主地问:不要你的贱逼的骚嘴吃主人地大鸡吧了?男人说:骚货,去,跪到床上,撅起你的大屁股。燕子撒娇说:主人肯给奴您的大鸡吧了?好高兴啊。不等说完就往前趴在了床上。

  我终于看到了男人那精瘦的身躯,和胯下的阳物。不禁想到,真大啊。难怪那些小媳妇会喜欢他,难怪燕燕会那么伺候他。

  燕燕爬到床上,屁股翘地很高,还不停的扭动着,说到:大鸡吧主人,你的荡妇好想你的大鸡吧了,下面流了好多淫水啊,好痒啊,给奴吧。

  男人哈哈笑着说:你这个小母狗,刚开始还以为是个贞洁烈妇,现在不一样求我的鸡吧操你?喜欢我的鸡吧么?

  燕燕说:奴就是主人地专属淫妇,小母狗最喜欢主人地又粗又长的大鸡吧。快点给奴么。

  男人淫笑说,你个下贱的小娼妇,主人用大鸡吧插你的骚逼,来手扶着自己插进去。

  我听着这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的对话心头火起,手却不自主的加快了速度。这时就听一声悠长的:啊……那声音充满了满足感,就好像一个饥渴的荡妇被填满的感觉。

  燕燕娇声说:好喜欢胀满的感觉啊,大鸡吧主人快动啊。说着还扭动娇躯。

  男人说,求我啊。

  燕燕说,主人快给人家么,人家想要。

  男人说,哥哥来了。

  男人刚开始扶着燕燕的屁股腰部不停的耸动。

  燕燕嘴里开始慢慢的出声: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想这一定是顶的深了。也难怪那么长的鸡吧不顶进子宫才怪呢。

  男人的双手开始狠狠的拍打燕燕的屁股,雪白的臀部上面留下了道道红印。

  燕燕享受的娇喘。

  男人兴奋的俯下身子双手穿过腋下握住燕燕那一对大白兔,男人淫笑着说,小母狗啊,大鸡吧主人就喜欢你胸前这对奶子。

  燕燕浪浪的说,小母狗就喜欢大鸡吧主人捏着小母狗的奶子。不等说完,嘴里就喊到: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阳物。

  里面男人草了一会儿,说,来换个姿势,换你这个荡妇最喜欢的观音坐莲。说完仰脸躺下。

  我只见燕燕翻身坐到男人的身上,低头扶起鸡吧,对准坐了上去。

  男人嘿嘿淫笑说,这样就能看到你的凶器跳舞了,明天给你买两个乳铃挂上。

  燕燕说,明天那个死鬼就回来了,下次妞妞带上给大鸡吧主人看好不好。

  男人狠狠的挺起腰部,你这个妖精,吸死人的妖精,我不行了,这次射到你的哪里?

  我听到这里手加快了速度,就听燕燕说、这次人家要主人设在小母狗的脸上,好不好嘛?

  男人揪起燕燕的乳头说,不过小母狗,这次要把主人的精液吃掉才行哦。

  燕燕说不要了啦,主人的总是黄黄的浓浓的有味道啦。

  男人怒道:你这个下贱的小母狗还敢犟嘴,下次就不操你个骚逼啦。

  燕燕求饶道:奴不敢啦,以后大鸡吧主人多射几次到奴的嘴里,让奴习惯主人的味道好不好嘛,不要不理人家么,奴想你的大鸡吧怎么办谁给奴解痒啊,奴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吧啦,奴以后什么都听主人的好不好嘛。

  男人听到如此表白禁不住嘿嘿淫笑出声:你这个淫贱的母狗喜欢主人的鸡吧吧,下次要你和苑奴一起伺候爷,听话啊,不要再唧唧歪歪不听爷的话知道没。啊!啊!啊!爷想射啦。

  我听到这里,手加快速度,射在了墙上,不敢在听屋内的动静,擦干净墙上的精液,溜出屋外。到了小区外面,掏出电话打了过去:老婆,有没有想我啊,我今晚就可以到家啦……

【完】